光伏扶贫工程为何“晒太阳”

币游国际登陆官网

2021-05-28

  特色扶贫商海春图/本刊  阳光“伏”利不够还贷款  近年,不少贫困村、贫困户通过光伏扶贫获得稳定的“阳光收入”。

但记者采访发现,也有部分地区光伏扶贫项目效益逐年下滑,一些光伏设备存在故障无人修理,有的光伏扶贫电站无法并网售电沦为“晒太阳”工程。

  在江苏省盱眙县天泉湖镇西湖村,记者看到不少农户二层楼房的屋顶安装有一块或两块光伏板,面积小且分散,部分光伏板组件损坏,有的被树木遮挡,采光效果不理想。

  西湖村曾是江苏省低收入村之一。

江苏提出到今年底,低收入村要基本实现村集体年经营性收入不低于18万元。

  天泉湖镇人居办主任王波曾担任西湖村党总支书记,他介绍,上马项目前西湖村集体年经营性收入仅数万元,要不是这个光伏项目,西湖村集体如今的年经营性收入已达20多万元。

“哪想到项目没挣到钱反而欠下200多万元贷款。

”  知情人士透露,西湖村光伏扶贫项目于2016年1月并网发电,合同写明装机规模317千瓦、年发电量约33万千瓦时、年总计收益39万元,村集体每年净赚14万元。 实际情况则是:前两年年均发电量仅20万千瓦时,如今年发电量已不足10万千瓦时。 项目共投资270万元,按还贷15年计算,每年还本付息25万元,本息总计375万元。   这意味着,西湖村光伏扶贫项目如今每年收益已不到10万元,远远不够还贷款,村集体背上负担。

为省掉高额利息,天泉湖镇政府已为西湖村还清从银行贷的200多万元,此后村集体需要向镇政府还钱。

  这种情况不只发生在西湖村。

记者采访发现,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瑶沟乡官塘村的光伏电站设计年发电量52万千瓦时,但2019年发电量仅39万千瓦时,年利用小时数约800小时,仅达当地平均水平约三分之二。

  阳光“伏”利为何打折  记者调查发现,光伏扶贫项目效益下滑,与一些地方盲目上马项目、项目布局零散难以管护,以及部分光伏产品质量不达标、发电效率低、后期专业运维跟不上等密切相关。

  有的地方光伏项目布局不合理的问题比较突出。 业内人士反映,光伏扶贫近年受到很多贫困地区热捧,一些地方为快速达到脱贫效果,盲目引进光伏项目,却没有认真考察项目选址,有的地方甚至直接在村民屋顶架设光伏板,这种零散布局不仅严重影响了集中发电效率,而且加大了后期运维难度。

  还有部分扶贫电站施工质量不高、设备质量较差。 国网沭阳县供电公司营销部经理陈刚介绍,他们检查发现一些光伏扶贫电站存在效率值偏低的问题,不同电站性能水平存在较大差异,有的逆变器等核心组件以次充好。   王波告诉记者,西湖村扶贫光伏电站合作方是汉能光伏科技有限公司。 “起初汉能公司曾派人维修,换过一些零件,效果依然不理想。

今年怎么也请不来,打电话去问,得到答复说公司效益差快要破产倒闭。

村里也找过其他维修公司,同样没见效,几年下来又浪费了好几万元维修费。 ”  一些地方存在光伏项目缺乏专业运维人员、运维成本较高的问题。 多位业内人士介绍,光伏扶贫电站大都分布在乡村,普遍存在规模小、分布散、距离远等特点,村集体虽有所有权,但缺少专业运维人员,有的村干部对本村光伏电站并不关心,导致部分光伏项目故障无法及时排除。   光伏电站使用寿命长短,后期运维非常关键。 沭阳县扶贫办工作人员葛大伟说,该县龙庙镇仲湾村光伏扶贫电站2019年收益同比下降约三成,经排查,发现系3组逆变器出现故障未能及时修理所致。

  记者采访看到,由于风吹雨打日晒,一些地方光伏电站组件表面污垢较多,有的光伏板所在楼顶脏污、积水、周围杂草丛生等问题多发、重发。 海边一些集中式光伏电站常发生倒杆、断线等。 还有一些电站组件未处于最佳安装角度、支架杂乱、基础设计随意性较强。

  江苏林洋光伏运维有限公司项目经理陆豪乾表示,光伏发电产生的是高压电,一些设备及管线调试、积尘带处理,应由专业人员操作,镇村干部擅自操作存在安全隐患。 然而安装单位一般仅代运维两三年,如今市场上有专业资质的光伏运维企业不多,一家运维公司服务数十座电站,收费约5分钱每瓦,一个厂房楼顶光伏电站一年需要的运维费用少则数千元多则上万元,不少镇村无力承担,有的干脆放弃运维。

  此外,一些基层干部反映,由于在屋顶安装光伏设备会造成部分农房漏雨,租赁维修费用较高,影响利润分成,产生矛盾较多,甚至出现不管是不是光伏设备导致漏雨,一些村民经常去村部闹的现象。

  保障“阳光收益”三策  多位受访人士认为,针对部分地区光伏扶贫电站出现的问题,亟待健全光伏扶贫电站长效管护制度,提高运维专业化水平,探索智能运维新路,适时组织“回头看”。

  一是探索智能运维模式,推进线上线下联动管理。

陆豪乾介绍,受电力部门委托,沭阳全县63个村级光伏扶贫电站交由他们公司合作运维,公司将区域内电站生产运行数据全部接入智能云平台系统,并安装故障报警系统和全天候监测系统,实现集中在线监控、统一管理,一些扶贫电站收益得到较大幅度提升,同时减少安全隐患。

据了解,经过专业运维后,初步估算今年沭阳全县扶贫电站将新增发电量约48万千瓦时,为当地群众增加收益约37万元。 国网江苏综合能源服务公司副总经理吴飞建议,可按区域建立统一的集控系统和运维管理制度,地方扶贫、供电等部门与专业新能源运维企业合作开展运维队伍培训,利用“5G+物联网”新技术,提升智慧监管水平。   二是摒弃“最低价中标”,加快建立完善行业标准。 针对一些光伏扶贫电站建设存在“最低价中标”导向,致使扶贫电站低价劣质组件隐患较多等问题,陈刚建议加快建立行业标准,严格扶贫电站设备造型,站址选择做好统筹科学布局,切实扭转“最低价中标”倾向,严格承建单位准入条件,强化技术评审和管理,严格执行项目验收制度,从源头保证电站25年安全可靠运行,促进产业健康发展。

  三是对光伏扶贫开展“回头看”。 目前一些扶贫电站统一运维管理制度不健全,缺少“第三只眼”监管,有的光伏扶贫项目虽并网但未产生电量,拉低结算率,并产生骗补风险。 沭阳县马厂镇青春村党支部书记叶广春等建议成立光伏扶贫委员会,开展“回头看”,审视光伏扶贫实际效果,对“好经念歪”的地区开展重点调研,确保对低收入群众的承诺践行到位,把阳光扶贫事业做成群众心中的阳光事,防止烂尾。 (记者赵久龙陆华东秦华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