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财经专访】东方金诚董事长崔磊:评级机构启动市场驱动按键 行业驶入多元化服务赛道

币游国际登陆官网

2021-05-14

阅读量:核心提示:随着债市取消强制评级的改革大幕徐徐拉开,市场正在悄然生变。 相对于此前强制评级下的市场环境,监管新规之后,评级业务势必会受到一定冲击。 那么,如何评判监管不断升级对于评级行业的长、短期影响?行业的竞争秩序如何演变?新华财经北京4月12日电(史可)随着债市取消强制评级的改革大幕徐徐拉开,市场正在悄然生变。

进入4月后,已经开始有企业在发行债券时未进行债项评级。

例如,4月7日,广州珠江实业集团发行的12亿元中票仅进行了主体信用等级,成为监管取消强制评级后的首单无债项评级中票。

事实上,自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国际上降低外部评级依赖早已成为共识。 不过,一段时间以来,国内债券市场并未跟随国际脚步取消强制评级。 进入2021年之后,随着债券市场的持续深化改革,监管层在取消强制评级方面迈出了重要一步。

2月26日,宣布取消公司债发行委托具有从事证券服务业务资格的资信评级机构进行信用评级的规定,取消了普通投资者认购公募债券AAA评级的要求。

3月26日,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公告称,从3月29日起,将取消发行短融、超短融、中票等债务融资工具注册强制评级,取消发行环节的债项评级强制披露,并引导评级机构更多从投资人角度出发揭示风险。 3月28日,会同、、和证监会起草了《关于促进债券市场信用评级行业高质量健康发展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下称“《通知》”),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相对于此前强制评级下的市场环境,监管新规之后,评级业务势必会受到一定冲击。

那么,如何评判监管不断升级对于评级行业的长、短期影响?行业的竞争秩序如何演变?带着这些问题,新华财经近日对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金诚”)董事长崔磊进行了专访。 评级新常态:由监管驱动向市场驱动转变在国内债券市场发展初期,信用体系尚不完善,市场缺乏对债券发行主体的信用判断基础。

为了保护投资者权益、防范信用风险,监管机构开始将强制评级作为债券注册、发行、投资、交易、抵质押等方面的硬性条件。 通过信用评级这一“看门人”角色,将债券市场风险锁定在监管环节。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虽然强制评级短期内起到了防控风险的作用,但长期来看并不利于中国债券市场的发展。

“《通知》立足于提升信用评级质量,从规范性、独立性、质量控制等方面强化对信用评级行业要求,强化评级结果的一致性、准确性和稳定性,构建以评级质量为导向的良性竞争环境,充分发挥风险揭示功能。 ”崔磊对新华财经表示。 在崔磊看来,短期来看,取消强制评级可能对评级机构收入、评级技术改进等方面带来一定压力。

但有压力才有动力,未来随着取消强制评级和《通知》等政策的落地,以及各项配套指引的完善,评级机构将进一步夯实基础,丰富评级内容,更好的满足资本市场信用服务新需求。 崔磊称,《通知》提出未来将降低监管对外部评级的依赖,将评级需求的主导权交还市场,明确了评级机构的评价体系要以评级质量为核心、以投资者为导向。

投资人对债券信用风险管理需求的精细化既为信用评级机构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和新的竞争舞台,也对信用评级机构的评级质量和服务水平提出了新的挑战。

《通知》的发布,意味着信用评级从监管驱动逐渐转向市场驱动的新业态。 缘何评级机构屡遭诟病?去年永煤、华晨等发行人爆出的风险事件引发市场巨震,随之而来的是跟踪评级滞后、大跨度调整评级等再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市场质疑的焦点集中在:在揭示信用风险方面,评级往往难以及时发挥作用。

在崔磊看来,其背后有多重制约因素,主要与国内市场对信用等级的使用环境密切相关,或者说是市场各方共同造就的结果。 长期处于刚兑环境使得投资人对外部信用评级的信用风险揭示功能和精细化管理需求不足,也导致我国信用评级机构在提高预测和预警信用风险能力、评级技术水平和服务能力方面的投入动力不足。 崔磊表示,改善这一情况,既需要信用评级机构切实提高信用风险预警能力,改进信用评级预警方式,向投资人提供更具有信息含量的评级报告和更直观的评级观点;同时也需要市场参与各方共同提高对信用风险的理性应对机制,多元化信用风险偏好。 “《通知》提出未来将降低监管对外部评级的要求,将评级需求的主导权交还市场,就是从政策层面降低评级依赖度,将为评级行业发展和评级结果应用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让评级更好服务于投资人和市场,充分揭示风险和预警风险。 ”崔磊称。

行业竞争格局料将生变随着监管部门在弱化外部评级依赖的改革举措上形成合力,势必会对我国债券市场的发行人、投资者和评级行业均产生深远影响。

从发行人来说,部分市场人士担心,鉴于当前存在评级虚高的现实,在监管不断加强的背景下,下一步评级机构可能会大规模下调评级。 对此,崔磊认为,《通知》提出信用评级机构应逐步将高评级主体比例降低至合理范围内,并要求单独披露受评主体个体信用状况,这是监管对未来市场评级结果分布的预期和要求。 短期来看,考虑到评级结果的稳定性以及评级自身的逻辑性,拉开级别区分度将主要依靠“基础评级+外部支持”的分项披露,不大可能出现大规模集中评级调整的情况,因而对存量债券市场及发债企业的再融资影响有限。

长期来看,随着多元化投资机构的培育和市场定价体系的完善,低信用资质的融资主体或有更多机会进入债券市场,评级区分度有望得到较为明显地改善。 而对于评级行业来说,随着市场化进程加快,竞争料将更趋多元化。

崔磊认为,投资者付费模式、双评级、多评级等多元化评级服务都可能会成为行业的发展方向。

短期内,大概率会形成内资为主,外资为辅的行业格局;长期来看,行业逐渐在新的起点实现充分竞争后,最终留下的将是获得投资人认可的机构。

他表示,下一步东方金诚将探索多元化评级服务,在重视业务防火墙的前提下,推进投资人服务产品开发,着力提升信用风险预警的前瞻性、全局性和主动性,全方位提高投资人服务能力水平,为债券市场提供更为有价值和高质量的信用服务。

编辑:王菁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 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责任编辑:王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