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从所有天空夺回你》:故乡天空下,鲜花永远盛开

币游国际登陆官网

2021-06-02

《我要从所有天空夺回你》,韩浩月著,百花文艺出版社,2021年2月出版  一直在各种平台上读到韩浩月的文字,微博、公众号,发表在报纸上的评论,还有见于文学刊物里的散文。

这几年,尤其关注他书写故乡的篇章。

  最近,被他称为“故乡三部曲”终章的散文精选集《我要从所有天空夺回你》,由百花文艺出版社纳入“名家散文书系”,正式出版,第一时间读完这本书,觉得同为游子,也有话说。

  《我要从所有天空夺回你》全书分为《望故乡》《一个被撕成两半的人》《远与近》《浪潮来临》四辑。 先阅读序言,我对序言有偏好,像喜欢媒体的新年献辞一样,一本书的序言,最能看到作者的性情。 喜欢这篇序言的洋洋洒洒,平实且温和,如静水流深。   韩浩月不停书写他的成长地──山东省郯城县,还有他的出生地,一个名字叫大埠子的村庄。 他的文本,直接进入乡村的肌理,有着手术刀般的精准;他笔下的风土与人情,让人看到属于当下乡村与县城人的生存状态;日常的叙述,细致的情节,透视的目光,他把不同于大城市的故乡,写出了令人沉思静想的味道。   在题为《回乡十日》的开篇长散文里,韩浩月写了那些“老少年”的聚会,谈论往事,喝酒读诗,友情味道四溢;他还写到自己带着家人与兄弟,一起探亲访友,上坟祭祖;也写到自己一个人独自在熟悉的县城街道上闲逛游荡……“从异地回故乡”和“从城市到乡村”,这两条被认为最难行走与抵达的两条道路,在他笔下,一点儿也不沉重,还有些游刃有余。

这篇文章中的少年王成、爱喝酒的六叔、街道主任、二弟、同学老陆等等,每个人都让我对应想到往事里的旧雨。

  故乡虽然需要缝缝补补才显得完整,但因为通过不停地返回与比对,韩浩月用放大镜般的书写,让曾经模糊的故乡,再次变得清晰起来。 虽然每次回乡都要与朋友喝“烈酒”,但已经没了做故乡“逆子”的反叛,虽然回乡呆久了会有一些疲惫,但早年的那些痛楚早已被治愈,他在长时间的“沉默”之后,终于寻找一个清爽的故乡,倍感自由。   兜兜转转的命运,层层叠叠的人生,经过了这些之后,我喜欢他再次面对故乡时产生的心态──“如山一般的忠诚、海一样的宁静”。

他在千里之外繁华都市的街道上,看到旧友发的朋友圈“老家下雪了”,忍不住会站立原地,微笑着看来自家乡的雪,通过智能手机和互联网飘到他的面前。

这让我想起书中《我把这干净也洗掉》一文,故乡的雪,仿佛让一切都洁净如初,在走进蔚蓝的2021年之后,他愈加认定:何以解忧,唯有故乡。

  韩浩月的“故乡三部曲”,前两本是《错认他乡》《世间的陀螺》。 《错认他乡》表现一名出走者“被推动着成长”的迷惘,《世间的陀螺》展示出一名回归者“与故乡握手言和”的清醒,《我要从所有天空夺回你》则表达了一名中年人对故乡“仍怜故乡水”的坚定情感。

  对于新书书名,韩浩月表示,书名里的“你”是虚指,是一种正在扩散、变淡、消失的事物,而“夺回”表明了一种姿态、一个愿望,释放出强烈的情感信号。 其实我觉得,他想夺回的“你”,也是诸多实指,是故乡的栗子树林,是路边某一棵在等他的树,还有一直都没什么变化的那条老街……在他写下“故乡天空下,鲜花永远盛开”的时候,他已经再次完整地拥有了故乡。 (张耀辉)来源:天津日报责任编辑:虞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