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女脱口秀演员为何迷人

币游国际登陆官网

2021-05-3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最近播出的《吐槽大会》第五季,女脱口秀演员的表现依然精彩。

  面对张雨绮和易立竞,杨笠说:“我们女生就不要互相挑毛病了,她们向我证明女性也可以很多样,你可以像雨绮姐一样美丽天真,也可以像易老师一样勇敢犀利,更可以像我一样二者兼备!”  杨笠这话真正的“戏”,并不在自夸,而在于那句,“女性也可以很多样”。

  毕业于北大,因短视频走红的李雪琴,站在台上说:“其实高学历人设也没有那么好,总有人骂你,你一个北大毕业的,总靠在屏幕上哗众取宠,挣那点破流量,难道你不觉得丢人吗?”正当观众以为李雪琴在自黑时,她忽然侧头看向台下的北大师哥:“啊?许知远!”  李雪琴的这一段吐槽仿佛过山车,落点在许知远一人,又巧妙回应了外界的某种质疑。

  过去的2020年,这两个姑娘在自己擅长的话题领域和表达风格上,各有天地,另外还有多位女性凭借脱口秀舞台斩获人气。

这些女脱口秀演员为何如此迷人?  从共同特质来看,走红的女脱口秀演员拥有聪慧的头脑、自信的仪态和伶俐的口齿,自身幽默配置丝毫不输男脱口秀演员。 有趣不分性别,有梗何看男女?  上世纪50年代,作为5个孩子的母亲,37岁的美国女性菲利斯·狄勒,戴着假发粘着浓密的睫毛,登台表演单口喜剧,并以此谋生。

一个家庭主妇对生活的抱怨,承载起她表演的主要内容。

菲利斯·狄勒凭借对糟糕主妇形象的自嘲,打入了男性主导的喜剧战场,也成了女脱口秀演员圈的“祖师奶奶”。   菲利斯·狄勒说:“我生来就搞笑,想法搞笑,生活态度也搞笑。 ”拥有搞笑基因的姑娘们,为什么不能上台讲一段笑话,为什么不能恣意展示幽默感?  国内脱口秀行业发展时间不长,但已打下较好的观众基础。 2017年,第一届《脱口秀大会》,一头利落短发的姑娘思文,在台上调侃夫妻相处久了,老公之于你的关系就等同于“睡在你上铺的兄弟”,这个段子迅速走红网络。 思文擅长解构日常生活和两性关系,挑战传统“妇女”的标签,为女性振臂呐喊,“麻辣”语录迭出。

  但思文接受采访时也说,早期站到聚光灯下,外界打击是很猛烈的,因为观众会毫不客气地批评她的段子,以及她的颜值。

  脱口秀天然是一种“冒犯式表达”,需要承受的压力也可想而知。

表演一段5-10分钟的脱口秀,你也许会同时得到一半热烈支持的笑声,一半咄咄逼人的diss声,甚至一句诙谐调侃的话,会被解读为“有心冒犯”,掀起巨大讨论度。

  听这些女脱口秀演员讲述自己的亲身体验,或者社会观察,无疑是给我们提供一面镜子,重新审视我们日常里可能面对的不快与烦恼。   李雪琴曾在《脱口秀大会》中说,希望女性演员不要再嘲笑自己的长相了。

“既然咱们都说脱口秀了,咱得通过自己的幽默和智慧让所有人都明白,就长成我们这样,那就叫美女”。   喜欢李雪琴的观众会说,之所以爱听李雪琴脱口秀,是觉得“那种看似不经意的表情底下,暗藏观察生活的敏锐”。   “温柔一刀”杨笠,则能清醒剖析女孩们很容易在两性关系里被绕进去的“线团”。 比如杨笠有次说,她和一个男生朋友倾诉心事,说男友跟别人跑了。

那位男生朋友给杨笠的安慰是:“那也是没有办法,他很优秀,你有点配不上他,我是拿你当朋友才这样说。 ”杨笠的回应则堪称痛快:“你别拿我当朋友了,你拿我当个人吧,一个有感情的人。 ”  听着这些优秀、清醒又坦诚的姑娘们,诉说普通的烦恼,我们又何尝不是得到一种情绪的释放和安慰?平时我们颇厌烦的劝人话术是——“这也算个事儿?你干吗计较?”这些脱口秀演员会告诉你,这当然是个事儿,你没有错!但是请记得,你有你的美好和脑子,别用他人的错惩罚自己。   除了通过一个个“梗”戳中或慰藉观众,当下女脱口秀演员还有一个不容小觑的价值:虽然多数演员以剖析日常生活为起点,但她们探求的思维深度并不肤浅,话题指向的社会领域亦不狭窄。

  总有人说,女脱口秀演员似乎只表达自己的生活及烦恼。

可是,正是因为她们的诉说,在细小故事里挖掘出婚恋观、亲子观、职场观、自我价值认同等诸多议题时,我们会陡然意识到:有些事原来是一个问题啊?以及有些事为什么还能是一个问题。   澳大利亚女脱口秀演员汉纳·盖茨比说:“笑不是解药,故事才是。

笑只是给苦味调味的蜂蜜。

我只是希望人们听到我的故事,用自己的思维体会和了解这个故事。 ”  没有一个脱口秀段子是无意义的存在,每一个看似寻常的小烦恼实则暗藏社会普遍性。

女脱口秀演员的走红,尤其给女性观众提供一种启发的新渠道:女性该如何警惕或面对自己受到的冒犯和伤害?女性该如何正确有效维护自己的权益?  明白这一点,我们才读懂了女脱口秀演员的迷人光彩。 (安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