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创新“破题而立”“武夷之花”绽新颜

币游国际登陆官网

2021-05-16

体制机制创新共建共治“破题而立”要建好国家公园,如何实现共建、共治、共享是摆在眼前的第一道难题,武夷山则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答卷”。

深秋的武夷山,郁郁葱葱。 碧水丹山,茶树竹海,移步换景,美轮美奂。

据了解,武夷山国家公园面积平方公里,范围包括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武夷山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和九曲溪上游保护地带。 2017年,在福建省政府的推动下,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成立,并在试点区涉及的6个主要乡镇分别设立国家公园管理站,管理站站长由所在乡镇长兼任,形成“管理局——管理站”两级管理体系,并明确规定有关乡镇长在转任、提任时应征得国家公园管理局同意,实现充分利用地方政府资源和力量,强化保护的目的。

就这样,2019年底,南平市建阳区黄坑镇镇长林瑞妃多了两个新身份——武夷山国家公园黄坑管理站站长、黄坑执法大队大队长。

“身份多了,自然担子更重了。 ”召开联保联动会议、共同推进茶山与违建整治、宣传松材线虫病防控要领……新机制带来新气象。 “让党委力量融入国家公园建设,既解决了管理架构短腿问题,又有效调动地方政府资源和力量,这是我们武夷山国家公园建设的一大亮点。 ”林瑞妃说。 保护与发展之间的矛盾是亘古不变的议题。 对此,武夷山国家公园在全省率先启动自然保护地地役权管理试点,地处核心区域的黄坑镇坳头村成为“首吃螃蟹者”。 地役权改革怎么改?“毛竹林的林地、林木权属不变,我们则获得毛竹林的经营管理权。 ”林瑞妃介绍道,在原有每亩每年22元生态公益林补偿金基础上,坳头村竹农还可获得每亩每年118元的生态补偿金。 坳头村书记张垂仁告诉记者,改革之前,坳头村112户竹农经营着村里的10200亩毛竹林,砍竹挖笋是村民的重要收入来源。

“为了让村民更容易接受,我们把他们召集起来现场给他们算了一笔账,他们发现补贴跟卖竹子的收入差不多,但却更省心,自然也就同意了。 ”张垂仁说。 设定生态公益林保护补偿、天然商品乔木林停伐管护补助、林权所有者补偿等生态补偿内容;设置公益岗位增加工资性收入,公开择优招聘生态管护员、哨卡工作人员,以特许经营方式招聘竹筏工、观光车驾驶员等......四年来,武夷山试点区通过签订管护协议、商品林赎买、地役权管理等方式,在保障林农利益的前提下,实现了超过90%的集体土地统一管理。

山上“文章”山下做三产增添新活力“国家公园建成后,没有增加一亩茶园。 ”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林贵民的语气中透出坚定。

那么,对于试点区的原住民来说,世代以种茶、砍竹为生,不让砍不让种,该如何生存?“生态搬迁是第一步,紧接着就要把山上的文章放到山下做。 ”林贵民回答道。 距原来的武夷山风景名胜区入口公里处,就有着这样一个异地搬迁的行政村——南源岭村。

说起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设对村里的影响,南源岭村村支部书记胡德清笑呵呵地回答道:“环境保护好了,老百姓口袋里的真金白银也越来越多了。

”。